当前位置:YY比分 - 篮球频道 - CBA - CBA全明星轶事:八一同室操戈 国手对抗外援
CBA全明星轶事:八一同室操戈 国手对抗外援发表时间2016-12-26

 

眼下,全明星赛无疑是各大职业篮球联赛中票房最火爆的单场赛事,但最初它被NBA发明出来时,却只是一个为了取悦球迷而随意颠覆规则的“闹剧”。把每个队最好的两名球员选出来然后临时拼在一起只为了打一场球?面对这种天才想法,就连不少NBA内部人士都认为其规则荒唐随意,根本不会有观众买账,以致于在1951筹划首场NBA全明星赛时,NBA绝大多数老板都不同意。事实上,发展至今,无论NBA还是CBA的全明星周末,仍能找到“规则随意更改”的痕迹。比如全明星阵容票选规则、MVP评委人选、单项赛的分队模式……这些每隔几年就会大变样,今年NBA甚至历史首次决定由球迷、媒体和球员一起来票选全明星首发阵容,而CBA全明星赛同样也经历了诸多颇为有趣的规则变更。在某种意义上,全明星规则的演变恰恰体现出了全明星的核心本质:取悦球迷。换言之,只有不断花样翻新,让球迷感到新鲜的、能够与时俱进的全明星游戏规则才是最好的。

无须讳言,CBA的全明星模式在很大程度上都在效仿NBA,但在效仿过程中,CBA全明星游戏规则也融入很多中国特色并进而形成了不少令人津津乐道的有趣场面,比如1998年全明星赛就被设计为本土球星对抗外援联队的多国混战,比如八一王朝时代的八一明星们在全明星赛上反而会成为对手,再比如全明星主教练会通过抓阄来挑选队员……这其中既有联赛初创阶段受限于客观条件的无奈,又彰显出国人因势利导就地取材的智慧。2017年1月7-8日,CBA全明星周末将在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举办,今年的全明星赛注定会有更多全新的亮点。当此之际,不妨一起去系统回顾一下CBA过去22届全明星赛的游戏规则演变史,从而探讨出有助于增强CBA全明星周末生命力的更多游戏规则。

票选轶事:王治郅六度加冕票王 八一将帅屡同室操戈

众所周知,NBA首届全明星赛诞生于1951年,当时已经诞生四年的NBA在与棒球、橄榄球、冰球等项目的竞争中完全落入下风,整个联赛上座率持续走低。时任NBA公关总监的哈塞克-科恩提议,NBA应该试着把全联盟最出色的球星集中在一起办一场比赛,借此提升NBA的关注度。这一提议得到了凯尔特人老板沃尔特-布朗的支持,但大多数老板都认为篮球是一项团队运动,只把明星放在场上的比赛未必好看,更何况,这些明星彼此间从未配合过,临时随意组合在一起根本没有默契,彼此也未必愿意给对方当绿叶,场面会很难看。最重要的是,临时要让明星们在赛季中暂停原有的比赛集中到某一处打一场球,这产生的食宿差旅成本和劳务费也颇为不菲。

好在NBA首任总裁莫里斯多夫力排众议,再加上沃尔特-布朗承诺愿意垫付所有成本和免费让比赛使用凯尔特人的球馆,最终NBA首届全明星赛在1951年3月2日如愿举办。首届比赛共吸引了多达10094名球迷入场观看,在当时,这就意味着票房爆棚。此后,布朗连续举办了两届全明星赛并捞得盆钵届满,这才让其他老板一扫疑虑,就此NBA全明星赛才成为固定节目。

在第一届全明星赛中,NBA各队最好的两名球员自动入选,为了保证票房,东道主可视情况额外增加一到两个本队的球员名额。此后,为了迎合球迷口味,同时也为了回馈当时NBA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麦当劳,NBA在1950年代中期开始推行球迷票选全明星阵容的办法,即麦当劳在自己的各大门店为球迷提供NBA全明星选票,球迷在吃麦当劳之余顺手就能为自己喜爱的明星投上一票,也可以通过在一些NBA合作的报纸上将选票剪下填写,然后邮寄到美国纽约总部,同时各队还会通过赠送给球迷小礼品来游说球迷为本队的明星投票。不过为了保证全明星阵容的完整性和专业程度,NBA只允许球迷票选全明星首发阵容,替补阵容则由全联盟的教练票选。

此后,随着媒介形式的演变,NBA在保留原有的纸质投票方式之余,还推出了电话投票、短信投票以及网络投票。尤其是新世纪以来,随着网络选票成为最重要的票选渠道后,NBA选票开始面向全球球迷开放,NBA全明星票数也因此连年屡创新高,尤其是随着中国球员的加盟,NBA球员内部也曾多次质疑中国球迷刷票,这一度迫使NBA推出了“一个IP地址24小时内只能投一次票”的规则。

不过,NBA也绝非完全客观,即使是球迷票选出来的首发阵容,NBA也有可能会推翻。1984年,活塞队的小前锋凯利-特里普卡(Kelly Tripucka)力压天王巨星拉里-伯德被选入全明星首发,但NBA官方却不允许其首发。最终伯德首发并打了33分钟,而特里普卡只象征性地出场了6分钟。在由球迷票选全明星首发的规则持续多年后,2016年12月20日,NBA宣布未来全明星首发阵容由球迷、球员和媒体共同投票决定,其中球迷占50%,球员和媒体各占25%。

和NBA一样,CBA全明星赛也很注重发扬球迷票选的积极性,唯一的例外就是1995年的全明星赛。1995年2月1日-4月9日,国家体委篮球处为了摸索办赛经验而推出了由八一(主场:上海)、辽宁队(主场:沈阳)、济南军区队(济南)、前卫队(天津市)、南京军区队(南京市)、广州军区队(南海)、北京队(北京)和吉林队(长春市)等八支球队参加的八强赛,那也被视为是CBA的元年。在所有比赛都打完后,联赛举行了颁奖仪式并决定在上海举行一场全明星赛。

因为只有八支球队,满打满算也就十几个明星,所以当时的篮球处处长刘玉民灵机一动:“我们可以向那些没参加八强赛的明星也发出邀请嘛。不要自我束缚。”于是,组委会又特邀江苏队的胡卫东、山东队的巩晓彬、浙江队的郑武参赛。再配上从八强赛中选出的17位明星,最终凑齐了20位明星并分为红、黄两队,两队的主教练分别是八一队的王非和辽宁队的刘明洋。必须指出的是,为了平衡两队实力,两名教练轮流挑选球员,每次只能选一人,并抓阄来决定谁先选。挑球员不分球队、不分地域,这促成了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八一的明星们除了张劲松外其余全被刘明洋选走,王治郅、阿的江、刘玉栋不得不与王非“同室操戈”。1995年4月11日,中国篮球历史上第一届全明星赛在上海体育馆打响,王非统帅的红队以86:74击败了刘明洋的黄队,不过当时受限于经费预算,全明星赛并没有设置奖金和MVP奖项,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了1997年。

在八强赛之后,1995-96赛季的CBA开始让球迷来票选全明星阵容。相比于NBA只让球迷投票决定首发阵容,当时的CBA干脆就让球迷决定所有名单,投票排名前20位的球员自动入选当届全明星赛。当时中国篮协将选票刊登在《中国体育报》上供球迷投票,当届选票总数前二十的按顺序分别是:胡卫东、巩晓彬、吴庆龙、王治郅、阿的江、刘玉栋、巴特尔、李春江、刘铁、郑武、赵仁斌、李晓勇、陈照升、闵鹿蕾、黄云龙、张勇军、张劲松、鞠维松、纪敏尚、柳勇。

至于教练,从这一届开始,CBA规定,执教全明星赛必须是联赛排名前四名的球队的主教练。于是白队的教练是王非(八一队)和袁超(北京队),蓝队的教练是王利发(广东宏远队)和李戈(辽宁队)。按惯例,两队教练轮流抽选球员并分为白、蓝两队,王治郅、阿的江等八一球星再度成为王非的对手。1996年4月11日,北京大学生体育馆座无虚席,蓝队以106:98战胜白队。

1997年全明星票选规则一切照旧,但增加了MVP奖项,1997年4月5日,在近两万观众的见证下,胡卫东飙中8记三分球独揽42分,从而成为CBA历史首位全明星MVP并获得了2.5万的奖金。真正改变票选规则的是1998年,那时CBA除军旅外的球队大多签有外援,于是在CBA当时的商务运营公司IMG的建议下,那一年的全明星赛改为本土球星对抗外援联队。

为了客观公正,在球迷投票的基础上又引入了媒体投票,中国明星队被票选出来的12名球员分别为:王治邪、巩晓彬、李晓勇、胡卫东、巴特尔、吴乃群、鞠维松、张劲松、纪敏尚、李楠、姚明和刘铁,主教练是八一的王非;外援明星队共有8名球员,分别是詹姆斯、威文、查理-曼德、班尼、瓦依达斯、斯班瑟、阿尔斯通和雷-凯利,主教练是时任IMG中国区总经理的张卫平。1998年4月4日,在沈阳的辽宁省体育馆,凭借雷-凯利的压哨三分绝杀,外援明星队以83:80战胜中国明星队。中国最顶级的12名球星居然在连获主场哨照顾的情况下输给了8名外援,这在赛后引发舆论一片哗然,这也迫使中国篮协很快就叫停了这种中外对抗的尝试。由于当届比赛由外援赢得比赛,所以没有颁发MVP。

从1999年,CBA重新恢复了由球迷投票决定全明星阵容、教练自由选择球员组队的办法,这一年的全明星票选亮点就是在候选名单中加入了外援的名字。1999年全明星赛上,辽宁队的詹姆斯和四川队的杰胜成为了CBA史上最早被球迷票选进入全明星阵容的外援。

纵观CBA全明星赛这些年,全明星阵容主要以球迷票选为主,甚至2008年全明星赛还别开生面允许球迷来票选全明星主教练,巩晓彬成为教练中的票王,他和票数次多的李春江分别出任蓝队和红队的教练。

从选票层面而言,王治郅是CBA史上人气最高的球星,他先后六次当选票王(1999年、2000年、2007年、2008年、2011年、2012年),而CBA历史上获得票数最多的则是2013年的麦蒂,他收获了2218388张选票。这不仅是CBA全明星票选第一次突破百万大关,而且这一纪录至今无人能靠近,更惊人的是,麦蒂的票数比当年度NBA票王科比的1591437票多了80万张。

整体来看,CBA全明星选票自2008年起大幅飞跃,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当年度CBA全面实行网络投票。而近两年,中国进入了网红直播时代,于是,本赛季,赵继伟、孟铎、陈林坚、赵泰隆、王子瑞等一众CBA明星纷纷通过搜狐CBA官网进行视频直播,与网友互动。这种实时互动在拉近球迷和球员距离、鲜活展现了球员性格的同时,也为全明星赛注入了新的活力。

赛制演变史:办赛时间三度变更 国手PK外援模式太短命

在CBA全明星规则演变史中,其赛制赛程的演变同样也颇为有趣。在1995-2001年期间,CBA全明星赛更像是当赛季的谢幕汇报演出,总是安排在赛季结束后。之所以如此安排,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当时国家队集训时间特别长,为了怕影响国家队集训,所以CBA赛程设计的十分紧凑,全明星赛放在赛季结束后,可以和联赛的颁奖活动一起筹备,不耽误太多时间。第二,当时联赛的商务开发能力一般,全明星赛得不到相应的商务开发回报,如果搞得规模太大,反而会亏损更多,和赛季颁奖活动放在一起搞成本会小一些。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所以CBA的全明星赛总是放在赛季结束后。

如前文所述的1995年八强赛,八一队在4月9日夺冠,联赛则在4月11日上海举行了全明星赛,4月举办全明星赛的这种模式一直维持到2000-01赛季结束。在2001年总决赛中,王治郅率领八一在总决赛3-1击败姚明的上海队,随后王治郅来不及参加CBA全明星赛就匆匆赴美与小牛队签约,而另外两位入选全明星的外援乔治和萨兰哈德也因思乡心切而提前回国,这让比赛的精彩程度打了折扣。另外,联赛既然已经结束,征战一个赛季的球员们只希望尽快开始休假,所以在全明星赛上往往打不起精神,只想尽快走完过场了事,而那些无缘季后赛的球星更是早已歇得没了状态。

有鉴于此,篮协决定,从2001-02赛季开始,将全明星赛放在常规赛结束后、季后赛开打前的这一时间节点举行。在篮协看来,在这一时间节点举办全明星赛既能够给常规赛颁奖,又能给季后赛宣传预热,而且球员们刚打完常规赛,也不会出现状态慢热、无心恋战的情况。所以,从2002年一直到2013年,CBA全明星赛都放在了常规赛结束后开打。不过,这个时间安排同样也有问题。对于那些进入季后赛的球队而言,他们的心思主要都放在了备战季后赛方面,根本无心打全明星赛,所以那些年,CBA全明星赛经常有球员疑似装伤,以此为借口缺席比赛转而为季后赛积蓄体能。

在很多人看来,CBA应该效仿NBA的全明星赛设置时间。NBA全明星赛一般都在2月中旬,届时NBA各队的82场常规赛刚好打完一半,这个时间点球员正好打出个人的最佳状态,同时又无需担心备战季后赛的事情,所以可以尽情表演。

不过,CBA在这方面却无法效仿,因为CBA赛季时间一向短促,往往只有38轮比赛。即使在李元伟实行南北分区、常规赛“多达”50轮的那几年中,CBA全明星赛也不适合放在赛季半程举办。毕竟赛季太短,赛季刚半时球员还没打出应有水平,也不利于激发球迷的投票热情,毕竟全明星投票也需要以球员数据为参考,只打寥寥几场的数据缺乏参考价值。而缺少了球迷的积极参与,CBA全明星赛很难成功。所以,在反复纠结后,从2014年全明星赛开始,比赛放在了常规赛的后期举办。

诚然,将全明星赛放在常规赛末段比常规赛打完再办全明星赛要好一些,但也高明不了太多。毕竟各队都面临着常规赛末段的季后赛席位冲击压力,球员同样不敢全力在全明星赛挥霍体能,甚至一不小心还可能受伤。最近几年,周琦等不少全明星球员都想尽借口以求得在全明星赛上休战。即使来打全明星赛,不少球星也都只是“走过场”,干脆让全明星沦为外援刷分的舞台。在反复对比了这些现象和背后的原因后,你会发现,CBA全明星赛想要选准办赛时间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联赛的场次。就算达不到每个赛季82场常规赛,起码也可以增加至60场,如此一来,在赛季半程时举办全明星赛也就不会引发各队太多的顾虑。

在全明星赛制设计方面,CBA也经常花样翻新。和NBA天然根据东、西部联盟划分球员归属不同的是,CBA在成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南北分区的概念,所以在组队时往往随意混搭,原本同一队的教练队员或者队友往往在全明星赛上反而成为对手,比如八一队在全明星赛就经常这种情况。而执教明星队的教练也往往是全联盟排名前四的四支球队主帅,教练们往往按照顺序来挑选球员组队。因为队员归属感不明晰,这也使得在最初几年,混搭的CBA全明星队的名字总是很简单:红队和黄队、蓝队和白队、龙队和虎队、战鼓队和旌旗队。当然,CBA在1997年、1999年和2000年也曾尝试过按照地域将全明星分为南、北两队, 不过鉴于双方明星实力不均衡,所谓此后也逐渐作罢。从李元伟时代CBA开始重新南、北分区,并从2008年全明星赛开始形成了南、北分区的惯例。

除了球员混搭的赛制外,CBA还从谏如流,曾在1998年全明星赛尝试过中国本土明星队对抗CBA外援联队的模式。中国明星队方面有王治郅领衔的12名顶级明星,再加上由王非挂帅,堪称是正牌国家队,而CBA外援联队则由效力CBA的8名外援临时拼凑在一起,教练一职则是由时任IMG中国区总经理的张卫平客串。上半场中国明星队配合默契,一度领先11分之多,但下半场外援联队频频打出高质量反击,就此两队比分犬牙交错。在最后仅剩4秒时,中国队将比分扳成80平,而雷-凯利则快速推进并用一记刚过半场的压哨三分绝杀了对手。这场比赛的结果让很多媒体和球迷对中国明星队大失所望、诟病不断,迫于压力,CBA此后再也没有尝试过中国本土明星PK外援联队的模式。

除了在1998年尝试让本土球星PK外援联队外,在2005-07赛季的这三年中,CBA还和韩国的KBL联赛联合举办了三届CBA-KBL中韩全明星对抗赛。每一届比赛均在中、韩两国各打一场。CBA方面的全明星选拔是靠记者投票选出,教练则由CBA联赛战绩决定。为了确保胜利,记者们不仅选出了最好的12名中国本土明星,还选出了三位CBA最佳外援参战,韩国方面的明星队中同样有大把的外援。鉴于这是两个联赛之间的对抗,而不是中韩国家队的对抗,所以双方的全明星阵容中出现一些外援面孔纯属正常。事实也证明,中国明星队单靠全华班很难赢充斥着外援的韩国明星队,所以一些关键时刻,中国明星队也非常依赖外援的发挥。2005年中国明星队就在汉城先输一局的情况下,蒋兴权在哈尔滨的次战中给予了奥德捷和雷恩足够多的时间,最终两人不负使命将比赛拿下。

除了赛制赛程方面的改革外,CBA全明星赛在办赛地点和商务开发方面也有一些有趣点。早期,CBA联赛的商务开发尚且存在明显短板,所以CBA全明星赛很难获得像样的商务赞助。1997年,当时联赛的装备赞助商NIKE第一次赞助全明星赛,在有了赞助后,CBA才第一次设立了全明星MVP奖项并开出了2.5万元的奖金。最终,胡卫东飙中8记三分独得42分并加冕CBA历史首个全明星MVP。并且那届全明星赛在NIKE的建议下,首次引入了扣篮和三分大赛,将全明星赛拓展为全明星周末。萨乌留斯以1分的优势险胜李晓勇夺得首届三分王桂冠,而外援詹姆斯则夺得扣篮王头衔,此外,全明星赛活动现场还请来了台湾艺人吴大维作为嘉宾主持,其活跃的风格为现场增色不少。

1999年和2000年全明星赛上,诺基亚成为全明星赛的赞助商,丰厚的奖金让不少大腕不仅努力在正赛中拼杀,而且还积极参与三分和扣篮大赛。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在2000年的成都全明星赛上,王治郅、姚明、胡卫东、杜锋、焦健、陈可、积臣、道宾斯一起角逐扣篮王头衔,最终王治郅笑傲群雄。而在2002年,乔丹和依波表更是对全明星的两支球队进行冠名,姚明领衔的乔丹队以122-120险胜巴特尔领衔的依波表队,但砍下21分、8个篮板的巴特尔还是被评选为了MVP,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失败方拿到MVP的球员。

此后,在2006年全明星上,CBA首次推出了技巧挑战赛,并且推出校园爱心活动,由CBA全明星深入到希望小学做慈善。2008年则又推出了星锐赛,2015年全明星赛更是曾邀请民间扣篮达人与CBA职业球员一起在扣篮大赛中对决,这也成为当时的一大亮点。眼下,CBA全明星周末的活动内容设置想要更加有趣,其实不妨再追加两个赛事:名人赛和元老赛。当前,国内诸如吴亦凡这类球技不俗的娱乐明星大有人在,CBA全明星周末完全可以效仿NBA设立自己的名人赛,以便提升关注度。此外,中国篮坛名宿如云,尤其是96黄金一代声名最为显赫,如果能设立元老赛,让以96黄金一代为代表的名宿们重新登场亮相,相信同样会看点颇丰。

在CBA全明星赛主办城市选址方面,CBA早年一直遵循着在全国流动推广的模式。所以,在2010年之前,CBA全明星赛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成都、长沙、南京、义务、宁波等地举办过。其中,长沙和2008年的成都均没有CBA球队,但同样成功举办了全明星赛。不过,从2010年全明星首次在五棵松举办后,CBA全明星这些年下来形成了京粤二人转模式。其中,2010年、2011年、2014年、2015和2017年全明星赛均在北京举办,而2012、2013年和2016年则在广东举办。客观而言,京粤两地的球馆硬件设施在国内堪称一流,并且篮球氛围浓厚,有助于保证CBA全明星赛不会亏损。但从联赛推广角度而言,CBA全明星赛应该更加流动起来,甚至应该不定期在那些没有CBA球队的城市举办全明星赛,以便进一步扩大CBA影响力。而在具体承办方面,CBA全明星赛组织方除了常规的招商外,还应该尽可能得和旅游部门配合,一道培养体育旅游的消费习惯。毕竟,NBA自新世纪以来,每届全明星周末都能给举办地带来超过至少五万的游客,而最近五年,这个数字保守估计也达到十万的量级,这是非常惊人的。而对于CBA全明星赛而言,在体育旅游方面,显然还需要更多的探索。